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叶秋

水东流。新诗谁寄,相思红叶秋。(原创博客,谢绝转载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位打工妹的短暂人生(原创·小说)  

2011-10-19 19:01:42|  分类: 短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黄河的水日夜不停地流着,哗哗的流水声,伴着李秀芝的梦幻,飞得很远,很远……
 李秀芝躺在床上,透过布满尘土的玻璃窗,呆呆地望着院中的大槐树。又是一个春天来了,光秃秃的树枝渐渐变绿了,上面缀满鹅黄色的芽儿。那芽儿一天天地放大,展开,变成鲜绿的叶片。绿叶间,有串串绿色的豆儿,豆儿的颜色慢慢地变化着,越来越浅,终于变成朵朵洁白的槐花。她多想再次爬上树,摘下甜甜的槐花,让妈妈蒸着吃。可是,她却没有一点力气,吃饭都要妈妈喂。
 爸爸和妈妈每天都在忙碌着。爸爸还像八年前那样,干活累了,脾气就会变得很坏。他不停地喝酒,然后对妈妈发脾气,甚至大打出手。妈妈不敢反抗,只有默默地哭泣。
 李秀芝听着爸妈的争吵,再也没有了苦恼和气愤。她只是感到太累了,眼都不想睁开。黄河的流水,好像带走了她身上仅有的一点精力。在生活的折磨下,她的心早已麻木了,理智有时也不那么清醒。可是,她不想就这样睡去,她还没有享受人生的快乐,她还年轻,才二十五岁啊。对一个女人来说,这个年龄,正是人生的黄金时代,是生命之花灿然绽放的时候。
 八年前,面对父母的争吵,李秀芝会非常反感,也很伤心。那时她才初中毕业,充满对生活的美好向往,她像一只跃跃欲飞的小鸟,渴望飞向丰富多彩的世界。她想摆脱父母的争吵,摆脱贫困而寂寞的生活,又不知该怎样做。同村的年轻人从外面打工回来,向她炫耀外面精彩的世界,她终于找到了出路。她渴望飞出去,飞出这黄河边上的贫穷小村庄,去享受人生的璀璨与辉煌。
 “同我一起出去吧,我带你到北京去,那可是繁华的大世界。”在外面闯荡了三年的英姐对她说。“那里小汽车满街跑,街两边都是几十层的高楼。凭着你俊美的面庞,动人的身姿,还有甜甜的小嘴,随便找个单位,都会受到欢迎的。在单位里,每天都有电视看,大城市里根本不像我们这个鬼地方,三天两头停电。吃的更不用说,每天都是大米白面,有菜有肉……”李秀芝听后,几天没有睡着觉。终于有一天,她鼓足勇气,向父母提起外出打工的想法。
 妈妈舍不得她走,伤心地流泪了,爸爸却瞪圆了眼睛:“你才毕业,我还靠你干活呢,想一走了之,没门。”
 “我又不是出去旅游,我会挣钱的。每个月挣的钱,我都给你寄回来。”李秀芝带着乞求的口气对爸爸说。
 爸爸想了想说:“你说话算数?只要你每月给我寄来两百元钱,我让你出去。”
 “你还有人性吗?女儿这么小,就把她往外面赶,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?外面的钱就那么好挣……”妈妈听说女儿要走,心里很难过。想不到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爸爸就大发脾气,一拳砸在桌子上:“你不让她出去,把她当公主一样供养起来,你有条件吗?”
 一阵剧烈的疼痛,把李秀芝拉回现实中,她捂住胸部,干咳了几声。也许,她根本就不该到外面打工。如果当初她走出校门后,听妈妈的话,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,种田,烧火,结婚生子,日子可能不会富裕,但总不至于到这一步吧。就像同学韩佳佳,她长的不如自己漂亮,毕业后找个小木匠就结婚了。现在,韩佳佳虽然还像毕业时那样傻乎乎的,可她那傻乎乎的笑容里,总是带着满足的幸福。韩佳佳的孩子都快上学了,前天,她领着孩子过来玩,看到心满意足的同学,李秀芝真是羡慕极了。她多么渴望也有自己的孩子,可今生今世,她大概再也做不了母亲了。几颗滚烫的泪珠流下来,李秀芝赶紧抬起无力的手臂,擦了擦。
 也是在这样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,妈妈流着泪为她收拾好简单的行李,爸爸坐在门前的大槐树下,“叭嗒、叭嗒”地拼命抽烟。同村的好友英姐站在门口等着她。英姐一手拉着带轮子的大旅行包,一手还拎着时髦的小皮包。
 “放心吧,到大城市里,随便找个工作都比在家种地强。”英姐看到大婶伤心的样子,就安慰她说。“就凭秀芝聪明伶俐的样子,每个月挣三、四百元钱不成问题。”
 妈妈拉着女儿的手,流着眼泪对英姐说:“秀芝还小,到外面请你好好照顾她,谢谢你了。”
 爸爸听说外面能挣那么多钱,眼睛更亮了。他看到妈妈那么啰嗦,生气地说:“让孩子到外面见识见识也好,在家里呆着能见到多大的天?”
 李秀芝走出村头的那一刻,暗暗发誓说:“我一定要在外面扎下根,不再回来。我还要挣很多钱寄回家,有了钱,爸爸就不会吵了,妈妈也能过上幸福的生活。”
 她们坐了半天的汽车,又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,终于来到了繁华的北京城。英姐没有骗人,李秀芝看到街上的小汽车比家乡的自行车还多,真是惊呆了。还有街两边的高楼,那么高,那么多的窗户,能住多少人啊。繁华的一切拥进视线,她感到眼睛都不够用。李秀芝走在街上,几次差点拌倒。
 英姐在一个很大的宾馆打工,她们来到宾馆的时候,已是晚上七点多了。天黑了,可宾馆里仍是灯火辉煌。英姐让李秀芝放下行李后,又带着她来到主管的办公室,英姐敲了几下门。
 “谁啊?请进。”屋里传来男性的声音。英姐推开门,领着神情紧张的李秀芝进来了。
 “李主管好!”英姐恭敬地问候一声。
 “你回来了,这位是……”李主管有三十多岁,胖胖的,穿着一身崭新的西服。他看到羞红了脸的秀芝,一阵惊奇。在宾馆工作十几年了,他从未见过这样漂亮的女孩呢。他咽了一下口水,又故作镇静地挺直身板。
 “她是我的同乡李秀芝,高中才毕业。她想在我们这里找点活干,你看可以吗?”英姐介绍说。李秀芝看了一眼英姐,更紧张了。
 “嗯,今晚让她在这儿先住下吧,明天我向总经理汇报一下再说。”李主管吸了一口烟,又忍不住看了几眼李秀芝。那眼神怪怪的,直看得秀芝脸上像火烧一样。
 “谢谢,太谢谢了,”英姐赶紧说,又推了一下秀芝:“快谢谢李主管!”
 “谢谢你,李主管。”李秀芝轻声说。李主管喜上眉梢地点点头。
 退出办公室,李秀芝悄声对英姐说:“我才初中毕业,你怎么说我是高中毕业呢。”
 “出门在外,不能太实诚,谁会查你的毕业证呢。以后如果谁问你是什么学历,你就说是高中毕业好了。”英姐说。李秀芝看了看英姐,无声地点点头。
 第二天,她们起床后,刚洗漱完毕,李主管就笑嘻嘻地来了:“我向总经理汇报了,开始总经理不想要你,他说我们这儿不缺人。我对总经理说,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宾馆,活多着呢,人家这么远来了,还是留下吧。总经理看我的面子,才勉强同意了。”
 “真是太感谢您了。”英姐都感到意外,李秀芝找工作这么顺利,是她没有想到的。当初她来到北京,呆了一个礼拜才找到工作。英姐转身对呆呆站着的李秀芝说:“快谢谢人家,给李主管倒水啊。”
 李秀芝简直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,英姐的话一下提醒了她。她匆匆倒了杯水,双手递给李主管:“谢谢李主管。”
 李主管笑迷迷地接过水杯时,轻轻碰了一下李秀芝的手。
 “今天你好好休息一下,明天就可以正式上班了。”李主管看着李秀芝说。她虽然衣着朴素,穿着土气的红上衣蓝裤子,但少女发育成熟的躯体,穿什么衣服都会流露出无限的魅力。更何况她那脸蛋,俊美秀气,真是百里挑一。
 又是一阵干咳,李秀芝吐出几口带着血丝的痰,她感到一阵眩晕。刚从地里回来的妈妈,流着泪安慰她说:“孩子,你累就睡一会吧,不要想的太多了,会伤神的。”李秀芝疲惫地闭上眼睛,听着外面黄河的流水声。燕子来了,叽叽喳喳地唱着歌。它们在黄河边衔些干草,沾上泥,飞到屋里的木棒上垒窝。几只燕子欢快地一来一往,木棒上本来只是一个污点,慢慢变成一个半圆形的燕子窝。又过了几天,竟然能听到小燕子在窠里饥饿地叫。燕妈妈衔来食喂了它们,小燕子马上就安静了,仿佛怕惊醒昏睡中的李秀芝。
 她多想好好地睡一觉啊,不去再想过去的事。可是非常奇怪,她虽然浑身无力,思想却又那么强劲地飞翔,飞翔在过去的岁月,怎么也控制不住。
 到了北京的第三天,李秀芝就正式上班了。李主管给她领了一套崭新的工作服,在英姐的帮助下,李秀芝穿戴整齐,又来到李主管的面前。李主管更是惊诧于她的美丽了,他亲自带着李秀芝,向各位同事一一作了介绍。然后又命令带班王小山说:“她是新来的员工,你要好好地指导她,帮助她,让她尽快地熟悉业务。”
 “请李主管放心,我会尽力的。”刚满二十岁的王小山是酒店管理专业的高才生,才毕业不久,正在宾馆实习呢。小伙子看到秀丽端庄的李秀芝,也十分喜欢。
 李主管走后,王小山交给李秀芝一块抹布说:“走,我带你到外面擦玻璃吧。”他们来到宾馆的大厅,正面墙上的玻璃窗很大,透过玻璃,大街上的景色一览无余。那玻璃一尘不染,很干净。刚来到宾馆时,李秀芝以为墙上什么也没有呢,差点撞在玻璃上。
 “这么干净的玻璃还要擦啊?”李秀芝小声地说。
 王小山笑了:“你以为是在自己家里?我们这儿可是五星级宾馆。不仅是玻璃,还有地面、墙壁、以及所有的用具等,都要常常擦拭,保持干净。我们这里有几十名员工,每天不是服务客人,就是打扫卫生,反正闲不着。”王小山看了看她又说:“你是第一次出门吧,才毕业?”
 “嗯。”李秀芝一边擦拭玻璃,一边点点头。
 “你多大了?”王小山又问她。
 “十七岁。”
 王小山又笑了:“记住,以后对别人可不能说你才十七岁啊。”
 “为什么呀?”李秀芝天真地看着英俊的王小山。不知为什么,在王小山面前,她感到很高兴。她没有哥哥,多么希望有这样一位哥哥啊。
 “反正如果别人问你多大了,你就说十八岁了。记住啊。”王小山故作严肃地说。李秀芝看看他,虽然不解其意,也使劲地点点头。她知道他是好心,不会害她的。
 在家乡介绍对象时,人家总是把年龄减少一些。到了这里,偏偏要把年龄说的大一些,看来大城市与农村的规矩就是不一样。李秀芝心里想。
 王小山看到她温顺听话的样子,又笑着说:“你有哥哥吗?”
 “没有。”李秀芝感到自己的心思一下子被王小山看透了,很不好意思地脸红了。
 “以后你就叫我小山哥吧。”王小山有一位妹妹,年龄与李秀芝差不多。妹妹远在家乡上学,他已好久没有见过妹妹了。他第一眼看到纯朴可爱的李秀芝,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。
 “好的,小山哥,以后请你多多帮助我。”李秀芝高兴地笑了,拘泥的感觉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仿佛他们早已认识,今天只是分别之后的重逢。
 “你们才相处多长时间,就哥哥妹妹地叫起来了,真是不知耻辱。”不知什么时候,李主管来到他们身后。听到他们俩的说话,李主管的脸色很是难看。王小山看到李主管,好像并不在意,只是礼貌地笑笑,又继续干起活来。李秀芝心里却突突直跳,看到李主管的目光,她就感到窒息一般的难受。她低下头用心地擦拭玻璃,再也不敢讲话了。
 到了吃饭的时间,李秀芝来到餐厅,看到了在餐饮部上班的英姐。
 “怎么样,这里的活累吗?习惯吗?”英姐关心地问她。
 “不累,比在家里干农活轻松多了。小山哥对我很好呢!”李秀芝甜甜地说,幸福的笑容洋溢在俊美的脸庞。
 “谁?小山哥?你是说王小山吗?”英姐诧异地问她。
 “就是他呀。”
 “你小丫头真够机灵的,他可是我们姐妹心中的白马王子。平时他看见我们,头扬得总是那么高……”英姐拍拍李秀芝的头,正想说什么,抬头看见王小山进来了。她向李秀芝挤挤眼,又忙乎去了。
 王小山看见李秀芝独自坐在饭桌前,端着饭盒走了过来。
 “这里的饭菜吃得习惯吧?”王小山关心地问。
 “谢谢小山哥,很好吃。”李秀芝看了一眼王小山,又赶紧收回目光。在家时,每天吃的都是难以下咽的棒子面,一个月也吃不到一次肉。这里却是雪白的大米饭,还有猪肉炖粉条,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。到了宾馆,李秀芝好像由地狱一下子来到天堂。
 有一天下班后,李秀芝和英姐正在宿舍无聊地看电视,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她打开门,原来是王小山。
 “请进,你有什么事吗?”李秀芝很高兴,又装作平静的样子问道。
 “天气这么好,呆在房间多没有意思。走,我们一起到外面散步去。”王小山说。李秀芝很喜欢与小山哥相处,但又感到不好意思。她正不知如何回答,英姐笑着说:“去吧,有帅哥邀请还犹豫什么。”
 离宾馆不远,有一个很大的公园。下午六点多了,太阳还是那么高。雨后的初夏时节,空气特别清新。人们悠然地走出家门,在公园里散步,说笑,锻炼身体。公园里的树木花草,经过雨水的滋润,长势正旺。一条用五颜六色的鹅卵石铺成的小路,曲曲折折地向公园深处延伸。小路的两边,有挺拔的杨树,婆娑的垂柳,造型奇特的槐树,伟岸的松柏,以及不知名的观赏植物等。晚风吹来,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,就像美妙的音乐在飘扬。家乡也有杨树、柳树、槐树等,它们都是在村头,在河岸,在路边孤立地生长着,不像这里的树木排列整齐,错落有致。
 “这是什么树,你知道吗?”王小山看到李秀芝望着树木,就指着一棵低矮的槐树问道。
 “这是洋槐树,我们家乡也有。槐花还可以蒸着吃呢。”李秀芝以为王小山不知道,高兴地介绍说。
 “它是龙爪槐,不是洋槐。”王小山笑了。
 “为什么叫龙爪槐呢,听起来怪怕人的。”李秀芝天真地说。
 “这话说起来长了。”王小山说,“前面有个条椅,我们坐下来歇歇脚,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就明白了。”
 他们坐下后,王小山指着不远处的一棵龙爪槐说:“你看它的树冠,弯弯曲曲的,像不像传说中龙的形状?”
 “真有点像呢。”李秀芝看过动画电影《大闹天宫》,里面就有龙。
 “你再看那些小树枝,像不像龙的爪子?”
 “像。真是奇怪了,它们怎么长成这个样子?”
 王小山笑笑继续说:“我先从龙的来历讲起吧。传说最早的天子叫神农氏,他统治天下的时候,世界是和平的。那时,每一个人的心都非常好,没有争斗,也没有犯罪,天下是没有龙的。不过,神农氏的心太好了,后来有人暴乱,有人作恶,神农氏就无能为力,不知所措了。这时候,出现了公孙轩辕,他很厉害,帮助神农氏平定了天下,并代替神农氏当了天子。轩辕当上天子时,天上突然出现几条黄色的龙,在云层中飞舞。于是,人们就叫公孙轩辕为黄帝。这就是黄帝的来历,也是龙的来历。”
 李秀芝入迷地听着,对小山哥真是敬佩极了。他怎么什么都知道啊,真了不起。王小山最喜欢看李秀芝出神的样子,于是又继续神侃起来:“黄龙的出现,向人们暗示公孙轩辕就是真龙天子。从此以后,历朝历代每次出现统治天下的皇帝,天上就会有龙现身。所以,皇帝出行时,用的是龙旗,皇帝穿的衣服是龙袍,甚至所有与皇帝有关的东西都有龙的形象。可是,真的龙谁也没有见过。那些龙生活在云里雾里,凡人是看不到的。不过龙也有死的时候,在它们的生命快结束时,龙会落到地上。它绝对不让人看到真面目,于是,龙就化形为龙爪槐,变成树扎根大地,继续生长。”
 “原来它们是龙变的。”李秀芝看到眼前的几棵龙爪槐,感叹起来。突然,她看到远处有一个人,吓得哆嗦一下,不由地靠在王小山的身上。
 “小山哥,你看那是不是李主管?他怎么像个鬼似的跟着我们?”李秀芝低声说。
 “不用害怕,妹妹,”王小山握住她的手,安慰她说:“他不可能是李主管,那个人我了解。他下班后,不是打牌就是喝酒,怎么可能到公园里来。”其实,他也看到李主管了,只是不在乎。不过,他也感到奇怪,李主管今天怎么有如此的雅兴?
 越过树丛,可以看到西边层层叠叠的群山,一轮红日渐渐接近山顶。山顶很快地、一点点地把光芒四射的落日吞噬了。他俩靠在一起,望着远山,落日,还有不断变幻的晚霞,遐想着……
 多么幸福的时刻啊,李秀芝躺在病床上,沉浸在美好的回忆里。真希望生活在那一刻停止下来,不要再前进。有小山哥的呵护,有英姐的关怀,在干净整洁的宾馆里,每天有大米饭,白面馍,有鱼有肉。可美好的生活,随着一声吆喝永远地结束了。
 “你们俩站起来,跟我到公园管理处去一趟!”一位保安严肃地对他们喝斥。
 “凭什么?”王小山站起来说:“难道我们兄妹逛公园还犯法了?!”
 “什么兄妹,说的好听。有人举报你们俩在公园里行为不检点,做了伤风败俗的事。”保安对他俩怒目而视。
 “放屁!光天化日之下,你才能做出那样的事呢。”王小山一下子火了,伸手就想扯保安的衣服。
 “怎么?你还想打人吗?”那位保安掏出哨子,使劲地吹了起来。马上又跑来几位保安,他们一起抓住王小山就要打。
 李秀芝被眼前的情景吓坏了,她哆嗦着央求说:“你们不要打他啊,我们只是在这里说话,真的什么也没有做。”她害怕地哭了起来。
 “你说的不算,我们只听举报人的。”保安说。
 “妹妹,不要怕。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。走吧,到哪儿我也不怕。”王小山毫不畏惧地说。
 他们来到公园管理处,处长看了看他们,慢条斯理地说:“你们是哪个单位的?”
 “宏源宾馆的。”王小山头一扬,如实地回答。
 “噢,你们违反了公园的规定,我们要进行严肃的处理。”
 “我们什么也没有做,凭什么处理我们?”王小山理直气壮地说。
 “就凭这个!”处长举起手中的检举信。“我看你们还年轻,就放过你们吧,不往公安机关送了。每人罚款一千元,让你们单位带回去算了。”
 “你们不讲理,血口喷人!”王小山叫了起来。
 处长懒得理他,抓起电话,拨通了宾馆主管办公室:“你们单位有两位员工,在公园行为不检,被举报了。我们决定每人罚款一千元,请你们来人交钱,把人带回去吧。”
 王小山听了,气急败坏地跳起来。两位保安紧紧地抓住他,凶狠地说:“老实点,小子,想挨揍是不是?”李秀芝吓的脸色都变了,她一句话也说不出,只是惊惧地哭泣。一千元,对她来说,简直是个天文数字,她拿不出啊。
 过了十几分钟,李主管匆匆来了。他脸上带着奇怪的表情,说不出是气愤还是幸灾乐祸。
 “真对不起,是我教育不力,才出了他们这样的员工,给您添麻烦了。”李主管假惺惺地说,“这是两千元钱,我们丢钱不丢人,请您不要声张。我把他们领回去,进行内部处理吧。”
 “好的,我看你也是爽快的人,这是收条,把人带走吧。”处长龙飞凤舞地写好收条,随手把钱放进抽屉里。
 公园里的灯亮了,灰黄的灯光,照着浓密的树丛,更显出公园的幽静。李秀芝的心里却异常难受。她一直在哭,在她面前出现的仿佛是无底的深渊。她绝望,恐惧,不知如何是好。
 到了李主管的办公室,李主管瞪着王小山说:“你干的好事,我早已看出你不是什么好人,今天果然如此。”
 “你才不是好人呢。这明明有人陷害我们,傻子都能看出来。”王小山气极了,竟与李主管吵了起来。
 李主管听了,脸上红一阵,白一阵:“我不管这些,只尊重事实。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,明天我汇报经理后,再对你们进行处理。你回去吧。”
 王小山突然想起了什么,指着李主管说:“是不是你举报的我们?”
 “是又怎么样?我就是想让你离李秀芝远远的。”李主管奸笑了几声。
 “小人,真正的小人。走,我们不理他。还要处理什么?两千元钱全算在我身上。老子辞职不干了,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!”王小山拉着李秀芝就要走。
 “慢着!”李主管急了:“你可以走,明天我把你的工资结清,趁早给我卷铺盖滚蛋!她不能走,她的工资扣完都不够呢。你帮她拿钱,你算老几?充什么好人!”
 王小山气得脸都黄了,他瞪了李主管一眼,摔门而出。
 李秀芝看到两个男人暴跳如雷地争吵,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。她不知道,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。
 天已完全黑了,餐饮部的员工们正在忙碌着。王小山在宾馆的大厅里转了一圈,越想越生气。他走到街上,来到小吃铺,要了几杯啤酒,闷闷地喝了起来。
 李主管看到王小山走远了,关上门,坐在办公桌前悠然地点燃一支烟。他得意地看着不知所措的李秀芝,怪笑着说:“坐下吧,我们好好谈谈。”
 面对刚发生的这一切,她的头脑早已麻木了,只有哭泣的份儿。她走到沙发旁坐下,仍是不停地哭。
 “你想不想在这儿干下去?”李主管斜着眼看了看她。
 “想。”她低声地说。
 “那好,只要你听我的话,我保证让你干下去,罚金也不用你缴了。”
 李秀芝心里一动:“还有这样的好事?”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以为听错了。
 “我说话是算数的,现官不如现管嘛,总经理也不如我有实权。我让你干好,你就能干好,两年后,等你业务熟悉了,我还可以让你当领班。再干几年,说不定还可以转正,坐上我的位置呢。”李主管阴险地笑了。
 “好吧,我听你的,只要你不撵我走,我什么都听你的。”李秀芝想到爸爸的吵骂,想到妈妈的哭泣,还有她离开家时发的誓,只好答应了。只要能在这里扎下根,长久干下去,就是不当什么领班,她也愿意。
 “好,你还是识时务的小姑娘嘛。”李主管掐灭了香烟,起身来到沙发前,与李秀芝并肩坐在沙发上。李秀芝感到很别扭,刚想站起来,一只大手按住了她:“你才说过的,要听话啊。我又不是狼,吃不了你,怕什么。”
 李主管说着,另一只手摸向她的大腿,那手顺着大腿像蛇一样向上游动……李秀芝惊恐地想喊,可李主管充满烟臭味的嘴一下子堵住了她的嘴。她感到头脑里一片空白,几乎要窒息了。李主管老练而急切地做着,那肥胖的身躯压在她娇小的胴体上,恣意蹂躏。不知过了多久,李秀芝从昏厥中醒来,疼痛、羞辱,又让她失声痛哭起来。
 心满意足的李主管不耐烦地说:“好啦,一切都过去了。你放心吧,今天的事,你知,我知,谁也不会说你。只要我在这里,你想干到什么时候都可以,我保证谁也不敢欺负你。两年之后,我就让你当领班。回去好好休息吧,明天照常上班。”李主管惬意地抽着烟。
 李秀芝总想永远抹去那段记忆,可它像钉子一样,扎在她的脑海。她的脸庞又因为羞辱而赤红了,像火一样烫,并且这火不断地向深处延伸,灼伤着她的心肺。
 “孩子,你睡一会吧,不要瞎想了。”妈妈听到女儿又是一阵剧烈的干咳,心痛地说。她来到床前,伸手摸着女儿干枯的身体像火炭一样烫手,赶紧拿来退烧药给女儿喂下。看到女儿在流泪,妈妈也伤心地哭了。
 李秀芝哭着跑回宿舍。她来到浴室,打开水龙头,一边使劲地搓着身体,一边痛哭。她想把身上的肮脏彻底冲洗干净,可是,越是冲洗,心里的耻辱越是浓重。
 她头重脚轻地倒在床上,蒙着头又哭泣不止。突然,响起了敲门声:“妹妹,你好吗?”是王小山的声音。李秀芝听了,忍不住痛哭起来。
 “妹妹,不要伤心,你如果不想在这里干,我带你一起走。”
 “你走吧,我不想再见到你。”李秀芝哭着说,小山哥又怎能知道她心里的痛苦呢。门外一阵沉默。
 “好吧,我把电话号码留给你,有什么事,你尽管找我。我把号码从门下塞进去,我走了,你不要哭了,早点睡吧。”
 她多想扑在小山哥的怀里痛哭一场,多想与小山哥一起远走高飞,永远不再见到魔鬼一样的李主管。但是,她不能啊,她是一个肮脏的女人,不配与小山哥在一起。
 听着王小山走远的脚步,李秀芝像掉了魂一样。她哭累了,起身来到门前,真的看到一张小纸条,上面写着电话号码。她看了看,狠心把纸条撕得粉碎。
 从此以后,少女的天真与纯洁永远离她而去了。她生活在无形的魔掌下,没有欢笑,没有歌唱,只有痛苦和屈辱伴随着她。她想挣脱,又感到无能为力。茫茫人海,哪里是她的立足之点呢。
 上班时,李秀芝拼命地工作,只有身心的极度劳累,才能让她忘记心里的痛苦。下班了,她常常以泪洗面。两年后,她真的当上了领班。纸里包不住火,她和李主管的关系渐渐在同事中传开了。每天面对那些异样的目光,她的心像钢针扎的一样难受。李主管在肉体上折磨她,在精神上也不放过她。只要有年轻的异性接近她,关心她,李主管必然要无事生非,搅得她不得安宁。李秀芝多次想到死,只有死才能解脱一切痛苦啊。但是,想到每月等着她寄钱回家的父母,想到也许有一天,小山哥会来找她,李秀芝又忍了下来。
 不知小山哥在哪里呢,真后悔当初把他的电话号码撕了,要不然也可以联系啊。时光匆匆而逝,可是,她与小山哥相处的时刻,却越来越清晰地出现在脑海。她偷偷向别人打听过王小山的下落,只是谁也不知道。
 李秀芝常常独自徘徊在公园里,回忆和小山哥相处的快乐时光。就是在那个条椅上,他们一起看落日,小山哥给她讲龙的故事,讲龙爪槐的来历。现在龙爪槐又是枝叶繁茂了,小山哥,你在哪里呢?
 倍受煎熬的生活,无情地摧残着李秀芝脆弱的身心。在一次例行体验中,这种煎熬的生活,突然被划上了句号。
 “李秀芝,总经理叫你过去一下。”那天,王秘书对她说。李秀芝感到很奇怪,她在工作中没有什么过错啊,总经理叫她干什么呢?她忐忑不安地来到办公室,总经理热情的让她坐下,拿着体验表对她说:“你被诊断有严重的肺病,不再适合在这里工作了。我知道你是一位好员工,但是我也确实不能挽留你……”李秀芝听了,如晴天霹雳,一下怔住了。平时她只觉得心口疼痛,以为是伤心所致,想不到竟得了重病。单位不要她,她只有回家了。可是,她确实不想回家啊,她感到万念俱灰。
 她想一死了之,可是英姐却哭着恳求她:“我把你带出来,也一定要把你带回去啊……”
 病痛和绝望一点点地抽干了她的精力,只有心中的那份思念,让她还流连着脆弱的生命。
 “妹妹,你好吗?”朦胧中,小山哥突然来到她的身边。她非常高兴,扑到小山哥温暖的怀里笑了。小山哥安慰她,抚摸她,他的动作是那样轻柔,她感到身体和心灵上的创伤一下子消失了。她的心地还是那样纯洁,躯体还是那样丰满。小山哥在她的身上,若即若离。他们软声细语地说着心里话,尽情地享受生命的快乐。慢慢地,他们融化在一起了。他们轻轻地飘了起来,飘在翠绿的树丛上。槐花正在盛开,微甜的清香沁人心脾。小燕子围绕着他们,叽叽喳喳地欢叫着,仿佛为他们的幸福而歌唱。
 小山哥突然又不见了,只有她一人在旷野里,孤单地游荡,好害怕啊。她焦急地想喊,又喊不出声。阳光很强,照得她睁不开眼,她感到越来越热,像是被火灼烧的感觉。她隐约听到妈妈在哭,爸爸也在哭。她听惯了爸爸的怒骂,从来没有听到他的哭声。李秀芝感到很奇怪,也很幸福。一切都结束了,所有的忧伤和痛苦,所有的屈辱和羞耻。顺着一条流水汤汤的河,她飘然前行。突然又来了一个陌生人拉着她走,她不情愿,又摆脱不了。走了很远的路,听不到爸妈的哭声了,然后又过了一座桥……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